币安区块101丨Celer祁超:如何实现区块链大规模应用和可持续变现

2020-08-10 18:56发布

2020年8月7日,币安思思对话Celer China COO祁超。祁超在直播中和观众从宏观分析了区块链的价值,并且探讨了区块链落地的市场细分。祁超说区块链不是万能的,而是在信任成本高的地方有更高的价值,区块链最核心的价值就是靠代码和数学解决信任问题。

祁超认为在区块链落地方面应该找到正确的市场细分,第一要找到而不是创造落地场景,寻找高增长且没有饱和的市场,并且这个市场要有足够想象力;第二要有清晰的获利形式,让区块链技术在里面产生价值或利差;第三选择具有全球化属性的行业;第四选择信任成本高的行业;第五要有可持续的开发者生态。

对于未来可能落地的区块链行业,祁超表示从大的行业来看一定是对信任度要求越高的行业越需要区块链,从这个维度出发判断可能金融行业更快落地,原因是在金融行业中信任更容易产生价值。但是各个行业里都有可能找到一个很不错的行业细分领域。

嘉宾观点:

“我特别喜欢用张首晟教授的一句话,In math we trust。区块链最核心的问题,用代码和数学来解决信任和治理问题,而不是靠人,这是区块链最大的价值。”

“既然选择区块链这个行业,大家都是有梦想的,不光看眼前的柴米油盐,还要看诗与远方,选择的市场细分最好能够对整个行业的生态矩阵有帮助。”

“区块链目前有个问题,可能做区块链的人比用区块链的人还多,我们也是希望真正有更多的人来用区块链,这样才能让区块链慢慢累计价值。”

“不可能三角决定了区块链可扩展性的提升是有上限的,虽然会不停的发展但至少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一定达不到互联网的速度和效率,这个时候还是需要用Layer2来解决。”

“皮一点说的话,我们的愿景就是让天下没有难用的区块链,正经点说的话,我们的愿景就是实现区块链的大规模应用和可持续变现”

1

币安 思思:欢迎来到今天的《区块101》,祁总先给大家做一下自我介绍吧。

祁超(左)思思(右)

祁超:Hello,我是Celer的祁超。

币安 思思:老板你是什么时候进入区块链行业的?

祁超:我进区块链行业比较晚,我是2018年6月份进入区块链。

币安 思思:是一个什么样的契机了解到这个行业?

祁超:这个就比较好玩了,我说出来大家可能觉得我在开玩笑,我进这个行业是因为我妈。

我大学刚毕业进了一家军工企业,是做战斗机的,听起来很高大上,当时我国庆阅兵的时候都有一种俯视心态看大家的朋友圈,上面绝大部分机型我都接触过。在里面干了四年,毕竟军工企业是国企,就是觉得还是出来闯闯,就和几个朋友一起创业了,做的是共享单车。

做了一年,当时整体行业还有政策都不太好,感觉这样做下去好像就不是我创业的初衷,刚在想要不要看看别的机会,突然接到面试电话让我去面试,这家公司大家应该都听过,叫万向区块链。

我当时其实有点蒙,然后过了一会我妈给我打了个电话,原来她觉得我之前那份工作特别好,特别不满意我创业,她就去百度我之前每个岗位是干啥的,然后把百度的内容抄上去做了一份简历,因为我前两份工作做供应链比较多,万向当时是在做区块链行业应用,在寻找一些做供应链的专家,因为供应链和区块链比较容易结合,刚好就刷到了我的简历。

正好当时行业不好,我就写了一份真的简历就去面试了,面试聊得大家都很开心,我也觉得这个行业特别好,他们也觉得我挺不错的,就这样进入了区块链行业。

所以真的因为我妈妈进了这个行业,还蛮有趣的,感谢我妈妈。

币安 思思:感谢阿姨。当时是因为你们聊了一些什么内容,这个行业吸引到你的?

祁超:其实也没有很多,我去面试前紧急学了一下区块链是啥。因为理工科出身学东西比较快,公钥私钥体系挖矿这些东西当时都学了一点,他们觉得这个人懂供应链也懂一些区块链。我觉得这个新技术和能做的事情确实还蛮有趣的,要不然来试试看,大概就是这样一拍即合。

2

币安 思思:那接下来我们进入正题,可以跟我们聊聊Celer这段时间正在做什么或者有什么进展?

祁超:Celer是去年3月的1E0项目,大家都知道我们是做Layer2的。Layer2是啥?我们又在做啥?我还是从Layer1和Layer2的设计思路说起来。

有个很有趣的地方就是,Layer1设计原理是把人往坏里想,它要防止人作恶,它要设计一个治理体系防止人们去作恶,要 can't be evil。Layer2刚好相反,它要把人往好的去想,因为不管是在区块链世界还是在现实世界其实都是好人多,大部分区块链世界的交互,大家也是冲着互利的角度去做的。

那具体咋做呢?我打个比方。我和思思现实生活当中有一个合作,我们其实不会像区块链目前处理方式一样,把我们的合作公之于众,让大家都能验证,这样并不好。我们会怎么做呢?我们私下签个合同,然后我们就按照合同的步骤一步一步去做,99%甚至99.99%的情况我们俩合作特别愉快,这事结束了,因为这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合作,也就把这事了了,也不用让别人知道,这就愉快结束了。

如果万一出现了1%的不幸,我们俩中间出现一点纠纷,那也没关系,我们之前签了合同盖了章,这个都是有法律效力我们可以拿着这份合同不管去仲裁机构还是去法院打官司把这个事情解决掉,这是现实生活中,两家有合作的处理方式。

其实在区块链世界我们可以想用同样的方式去做,区块链世界中我们的私钥签名和时间戳,就可以类比现实生活中的合同和盖章,我们链上的智能合约可以充当现实生活中的司法机构,在区块链中非常多的交互都可以拿到链下来做。

我们俩的交互在链下的状态通道里做就好了,如果双方都做的很愉快,这事OK也结束了,如果我们做的有什么纠纷,因为你有私钥签名和时间戳,可以拿到链上让智能合约来帮你判决,把纠纷处理掉,通过这样的方式,把99%的交互拿到链下,只有当出现问题的时候拿到区块链上去解决,这样就避开了不可能三角。

链上的效率总是有极限,但是链下是扁平扩容,就可以非常非常快,我们去年就做到了在我们状态通道里的去中心化的转账,所有的ETH和ERC20的代币是可以和微信、支付宝一样快的,也不用gas费。只有出了问题去链上的时候会比较慢,正常情况是非常快的。

然后像去中心化的交互,比如我们做的一些小游戏,它可以做到和你在QQ、微信打开一个小程序,玩游戏是一模一样的体验,这个就是Layer2的魅力。

这里简单跟大家介绍了,Celer是干啥的,说得比较简单,其实我们整体还是一套非常复杂的东西,像我们技术架构有cStack、cChannel、cRoute,还有一整套的加密经济学模型,比如状态守护者网络、流动性支持拍卖、流动性锁定证明,这个东西比较复杂了,今天也没slide我就不展开讲了。我们就是让区块链变得好用起来,做得还不错。

具体说Celer这段时间在做啥?为什么我今天要讲如何实现区块链大规模应用和可持续变现,我们在这个领域做得还不错。

我们去年在appstore上线了全球第一款包含虚拟货币现金竞技平台,这个平台到上周为止已经有了真实的几十万的用户,5万日活。同时我们保持着5千+每天新增下载量,大家如果了解appstore的一些规则,这些东西很真实可以在里面去查的,一直保持一个非常稳定的增长状态,所以在应用这个行业我们做得还是不错的。

刚刚提到一个概念,我们这个平台是一个现金竞技平台,提到现金竞技大家可能有点疑惑,啥是现金竞技,这个也是我要从头说起的一件事,前几年美国出了一个新的法律变化,它会严格的区分赌博和电竞,区分的差别就是看这个游戏里面有没有概率。

大家都比较熟悉的德州、打麻将甚至是斗地主,这样的游戏你在里面的获胜是有概率因素在里面,这都会定义为赌博,而大家都玩过的微信跳一跳,必须有个前提,必须是一模一样的格子,你们两个人去玩微信跳一跳,比谁跳得分高,这种是一个完全公平只看技巧的东西,就会定义为电竞。

区分这个可以做什么?所有电竞类游戏在美国37个州合法的带钱。比如我和思思玩微信跳一跳,我们每人押十块钱,开同样的格子,赢的人把对方的钱赢走,平台可以抽成,有这样一个新的模式,这个模式想想就觉得很有想象力。

因为一个传统的游戏它都是怎么获利呢?就是IAP或者IAA,不管是内购收入还是广告收入,都没有现金竞技的经济模型好。看到有人在提问这是不是菠菜,这当然不是菠菜,这和赌博业有一个明确的法律界定,有没有概率。

这个行业想想大家都能知道非常赚钱,它的ARPU大概是传统游戏的10倍到20倍,这个行业连续三年以每年50倍的速度在快速扩张。

我们为什么要进这个行业呢?研究了这个行业之后,发现这个行业有一个非常大的问题,这个就要从美国的金融体系来说起。

美国的金融体系会对公司做的业务做一个风险等级分级。比如你买菜吃饭是第一级,买车买房是第二个级,一级一级不停往上,最高级有两个,这两个是属于比较受限的行业,只有个别地方合法的行业,就是一个是赌博和卖大麻。

它对各种行业做风险等级的区别,这个区别有什么差别呢,就是你的商家出入金的手续费会不同,风险等级越低收得越低,风险等级越高收得越高。比如说你买菜吃饭收得特别低,几乎没有。但是到了最高的两个等级,它就能收到10%到20%,非常可怕非常高。

为什么要提这个?我刚说现金电竞领域,虽然它已经和赌博有了明显的法律界限,但是它的金融风险等级还是和这两个行业放在同一级。比如说你在里面用户出入金100块,就要抽10到20块,这个真的非常可怕,是非常难解决的问题。

当然这个问题也不是没有办法,比如说像在美国做赌博和大麻的这个大佬们他们也是有办法解决。美国其实买个小银行可能几百万美金,大佬做得特别大了,他们去买一个银行,自己给自己做,这样也是可以的,但是你要在知道在一个新兴行业是不可能有这样的大鳄去做买银行这么豪横的事情的。

大家都做区块链,都知道虚拟货币是不需要这个服务费的,这个里就有了10%到20%的利差,Celer在去中心化的交互和转账,第一没有延迟第二不要gas,就特别适合做这个行业。

然后我们从去年到现在一直专注在这样一个应用上面。真的挺不容易的,我现在在小会议室,隔壁的程序员小哥哥们都还在加班。

虽然这个平台是用区块链底层去搭建的,但是因为我们要把这个应用去拿到整个互联网世界里面去和这个互联网化的东西竞争,一个页面各种各样的小细节要反复改,基本上每两周发一个大版本,一周发两个小版本。现在有几十万用户,几万日活,留存也不错,就真的还挺自豪的,这就是我们这段时间做的这个东西。

币安 思思:您刚刚介绍了一下有一些新的进展或者说未来有一些什么好的规划给大家讲讲?

祁超:我们会把现在做的领域吃透,还是两步走吧,一方面夯实现在做的领域,,在一个互联网领域利用区块链跟传统互联网方式进行竞争,让区块链产生价值。

另外一方面还是继续做区块链本身的事情。说一下我们团队的构成,Celer是2018年2月份在硅谷创立的,我加入Celer就是因为我们2019年在上海这边成立一个办公室,我们现在国内国外各20多个人,我们现在国内的团队就会聚焦于在我们这个应用的研发。

美国的团队还会继续聚焦区块链底层技术的研究,去年上的是ETH的主网,后面我们还要去上一些其它的比较好的公链的主网,让区块链变得更好用。在基础设施方面继续去做,包括加密经济学模型也还在进一步完善,像状态守护者网络、staking都是不停的做。开玩笑的说的话,就是技术演进和应用落地,两头抓两头硬。

币安 思思:Celer的愿景是什么?现在生态建设现状是怎么样子的呢?

祁超:Celer愿景就是今天我说的这个主题,“实现区块链大规模落地和可持续变现”。如果皮一下,我们的愿景就是“让天下没有难用的区块链“,就是我们的愿景。

现在在以太的生态上已经基本上快做完了,不管ETH还有ERC20的代币能实现没有任何延迟的转账,没有费用的转账,各种合约的交互也是可以做到没有延迟特别好用。后面一步一步对接其它的公链,比如我们现在正在接波卡,像一些比较新锐的一些比较好的公链,我们都在准备中。

先把优秀的公链接起来,同时也继续在我们应用的场景继续大规模的拓展用户,因为我们这些用户很多是圈外的用户,慢慢把圈外的用户转化过来变成区块链用户。

3

币安 思思:刚刚你也说让大家都能用好用的区块链,没有难用的区块链,那你觉得区块链的价值是什么,区块链解决什么问题?

祁超:这个话题我特别喜欢用张首晟教授的一句话,In Math We Trust。区块链最核心的问题,用代码和数学来解决信任和治理问题,而不是靠人,这是区块链最大的价值。区块链不会像互联网那样会涉及每一个角落,我一直认为区块链不是万能的,不能解决任何问题,但是在信任成本比较高的地方,它都是有比较好的价值在里面的。

币安 思思:如何寻找适合区块链落地的正常市场细分呢?

祁超:我们在落地方面做得不错,我们也在想跟大家分享一下经验,让大家都能找到正确市场细分:

第一点,要找到真正应用落地的场景,尽量不要创造场景而是找到真实应用场景。这是什么样的场景?第一,需要一个高增长而且没有饱和的市场。我们是不太推荐区块链公司涉及非常饱和成熟的市场,虽然现在区块链行业发展也挺久了,在业内还是没有真正的巨头,大家都是小公司。

你在这些领域,比如你和谷歌竞争搜索、和脸书竞争广告其实很难,巨头不用专门打压你,随便一个政策,误伤都可能把你打死了。你选一个非常完善的行业,我觉得并不是非常明智的,我们希望选择高速增长的行业,在这里面首先它有发展足够快。第二,它有足够的想象力,它将来也是很大的市场,但是你在里边能找到自己真的区块链产生价值这样一个点。

第二点,要有一个清晰的获利模式,你做一个行业要能特别清晰的说清楚它的获益模式,简单说,你做任何一门生意,如果你两句话说不清楚它的盈利模式,将来哪怕你在这个行业里赚到钱,大概率也是靠运气

就像我们做这个行业,这不就是合法抽成生意,一句话就能概括它怎么赚钱。你如果选一个商业模式将来不知道怎么赚钱,我觉得尽量还是不要选,这样将来赚到钱是运气,并不是特别可靠。

获益模式我觉得还是两点:第一,本身能赚钱,第二区块链在里面产生价值或者产生利差。为什么我们来做这个行业,不光它发展快,传统金融体系里面它就要产生这个10%到20%的手续费,区块链可以把它省掉,做生意10%到20%这个总流水的占比是非常可怕的这样一个利润,在其它行业里找到这样的类似地方切入进去,就非常好。

第三,我们觉得可以做一些比较有全球化属性的行业,尤其最近你看全球化的东西,我们最近正在逆全球化,但是区块链本身就是全球化的,这个东西没有办法去制止,比如说像涉及跨境结算的东西,它本来就是区块链的优势。

第四,要做信任成本比较高的一些东西。信任成本高,区块链就会产生价值。区块链是降低一部分效率解决信任问题,你的信任成本不够高,那降低这个效率就比不上你提升的信任那么有价值,所以大家优先选择信任成本比较高的行业。

第五,一定要有一个可持续的开发者生态。做这个大家都知道,开发者生态是非常重要的,你选择这个行业要能持续壮大开发者队伍有两点,第一,你选择这个行业开发者要多,不能太少。你不能选开发者比较少或者让大量开发者去学你这个东西。

比如说区块链开发者生态不一定全懂区块链,他只要做的东西能够对你的生态产生帮助他就可以变成你的开发者,我们选择行业是游戏行业,开发者太多了。

第二,你要壮大开发者队伍,开发者不就是程序员,程序员要赚钱吃饭养家,你一定要让开发者能够赚钱,而且我觉得这个不能只是快钱,是可持续的赚钱。大家知道很多公链有很多问题,刚开始是有红利的,大家都来了,做了一段时间这个东西做着做着钱掏不起了,开发者就走了,这样其实是不健康的。

一定要有能够让开发者可持续赚到钱的东西,因为开发者都要吃饭,开发者能一直赚钱是很重要的。

我们这边有一个很清晰的模式,我们游戏是一个平台,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玩过VS和浩方,其实就很像VS和浩方,但是我们上面匹配的对手是可以带钱的。开发者可以把好的游戏开发出来放在我们平台上。

我们前面说了,平台上的游戏是带钱的,没打一局都有抽成,这个抽成是我们和开发者一起分,只要开发者能开发出优质内容,我们有很多的SDK,让开发者很方便把它的游戏放我们平台上来,有人去玩,有流水它就可以抽成,就非常健康又可持续。

我们做了两个SDK,只要加两行代码就可以把一个好的游戏放到我们平台上来,我们经常开玩笑说,两行代码上Celer,数钱数到手抽筋,这个是对开发者说的,希望大家来这边很容易很健康赚到钱。你可能不懂区块链,但是你对区块链做到贡献,也赚到钱,慢慢了解这个东西。

大家知道,你让传统的开发者变成一个区块链开发者这是很难的,但是让他很容易进入这个行业,做了贡献又赚了钱,慢慢就会对这个东西更感兴趣,他就会更多的focus到这上面来,这样非常健康又可持续。

既然做区块链,都是有梦想的,不光看眼前的柴米油盐,还要看诗与远方,还是希望选择的这个市场细分能够提高整个行业生态矩阵,就像我们这个行业,我们在美国这边做得非常便捷,要和传统行业竞争,我们在美国这边接的applepay、VISA、Master Card各种各样的传统入金方式,他们在游戏里面可以直接用美金也可以直接用虚拟货币。

但是他们后面会发现,我们会抽成,前面也提了有利差,我们用区块链就不用给金融机构交手续费,我们把这个返利到用户手上,用户会发现,我玩一款游戏,如果用区块链赚的钱比用美金赚得多,这样就可以慢慢把用户引导到区块链上来。

开始用户不用懂私钥啊这些东西,玩游戏就好了,就用美金玩就好了,玩了一段时间发现crypto赚得更多,就会想为什么赚得更多,他可能会了解区块链是什么,虚拟货币是什么,慢慢可能会对整个行业产生正向的东西,其实大家也知道,我们目前区块链行业里真正的用户并不多。

我一直觉得区块链有个问题,可能做区块链的人比用区块链的人多,包括今天来看我们直播的人,我觉得里面可能90%都是做区块链的人,有10%用区块链都夸张甚至都没有,真的用区块链人很少。我们也是希望真正有更多的人来用区块链,这样才能让区块链慢慢累计价值,我觉得大家如果要做区块链应用落地,首先要选一个好的市场细分,然后再想怎么选。

4

币安 思思:我想问一下祁总,目前公链存在哪些问题,这些问题怎么样去解决?

祁超:一方面首先第一个还是效率问题,大家也都知道不可能三角,大家都只能有限度提升效率,做一个对比,不管是以太还是比特币,它每天交易都非常有限,我们看看每秒钟整个互联网世界会发生什么东西。

可能会有200万份email,有6.5万次谷歌搜索,7.2万次youtube视频,整整有53TB的数据,这是互联网世界在一秒钟之内发生的东西,就以比特币和以太坊来说,离这个距离还非常非常远。新一代的公链,比以太和比特币还是提升了挺多的,它总归是有一个上限,你不可能把它的可扩展性达到非常高。

这个时候我觉得,Layer2是非常好的解决问题。Layer2有很多方式,不管是Rollup还是像我们状态通道,它都是把很多东西拿到链下解决,可以扁平无限去提升它的一个效率。只要服务器足够多,Celer也可以做到像互联网一样的速度,我们想办法避开这样一个不可能三角的问题,可以用Layer2来解决应用的方式,不一定是Celer,大家谁做得好用谁,但我们还是挺有自信的,我们做的很不错。

第二个,开发者生态的问题,前段时间大家说以太坊杀手,现在不说了,为什么?我觉得主要就是开发者生态,有很多的公链,最开始也可以去花钱提供各种各样的奖励,开各种各样的项目,让大家来去用你的链做开发,但是这个东西目前不是很长久。

开发者生态不光是开发者还有配套的东西,这个东西在以太很完善了,一个新的公链如何获取一套同样完善同样庞大这样一个开发者生态其实是挺难的,不管效率提高多少倍,开发者生态还是非常重要的,还是需要可持续赚到钱,要形成比较完整的一个生态,能够不停让开发者在这里面获利,这是蛮重要的问题。

第三个问题,还是应用的问题,我们用过各种各样的Dapp并不是很好用,其实不只是效率的问题,以前不觉得,去年我讲的时候都是你用Celer,你看效率多快效率多高。当自己做这个领域才会发现不只是效率和快的问题。

平时用各种各样的app,你打开你的一个界面,你的哪个按钮在哪儿,退回键在哪儿,每一个界面上放几行,每个下拉列表里面放几个东西,每个列表点了之后会有什么样的反馈,给不给你反馈,都是非常有讲究的,我们区块链行业在做应用的时候对这方面还是比较粗糙的,确实也都是小公司,区块链东西本来比较难开发。

开发出来还要做这种很在意用户体验的东西就很难,其实不只是让它快,还要做很多细节的修正。你看微信,你加减一个功能都非常谨慎,每个功能在哪儿,这是产品应用产品体验的问题,在这个领域里面,整个区块链行业要走的路其实还非常远。

我自己也体会非常深,比如我们之前做应用的,我们特别关注的点就是次留和七留,可能我们就改了一个小按钮的颜色,就发现次留就提升了5%,互联网应用太多了,大家可选择性太多了,就导致大家对使用应应用非常挑剔。

当把效率问题解决之后,还要解决用户体验的问题,用户体验包含很多的东西。我们也是从互联网行业招了很多的人才来解决用户体验的问题,这方面真的非常重要。我觉得主要三个问题,第一效率问题,第二开发者生态问题,第三个体验的问题,如果你真的要让千家万户来用区块链的话,主要就这三个问题。

币安 思思:那有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不可能三角,问题有什么突破吗?

祁超:不可能三角,它导致的结果,就是它要平衡三角形,对效率可扩展性的提升是有上限,可能不停进展但一定会有上限,可能还会不停提升,至少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一定达不到互联网这样一个速度和效率,这个时候还是需要用Layer2解决。

Layer1像司法机构,Layer1当作完整解决安全性的问题,保护你的体验安全、账户安全,然后把应用放到Layer2,让Layer2做各种各样的应用,我们做Layer2更容易聚焦到用户体验的问题上。

币安 思思:我看有人问,超总,你觉得未来快落地的产品是什么,会是游戏吗?

祁超:也不一定,我刚才详细解释了,从七个维度解释,最容易落地的还是偏金融方面的东西,区块链它最核心的问题,张首晟教授那句话,“In Math We Trust”,还是用数学和代码来解决信任问题,一定是对信任要求越高的行业越需要区块链,我觉得可能最最需要的还是像金融行业。

从大行业来讲还是这个行业会比较看好,在这个行业里面信任更容易产生价值,它离钱近,金融体量比较庞大,我还是比较看好在这个领域这样一个落地的。当然我们自己选了一个细分的市场,可能在每个领域里都能挑一个细的东西去落地,

还是要找哪个领域现在在高速发展,它没有饱和,将来未来很大,用区块链很容易赚钱,这个东西用了区块链它能有价值,要么产生效率的提升,要么让成本降低,会产生价值。再就是全球化、信任成本高,开发者比较多。不一定要符合刚刚所有的要素,可以尽量多的靠一下,包含多一点对落地会有一些帮助。

5

币安 思思:还有大规模应用可持续变现,你觉得现在的DeFi可以吗?

祁超:我有个观点,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DeFi这个东西我没做,所以我提的建议不是很专业,我就不提太多了吧,区块链我觉得最容易落地肯定是在金融行业,DeFi它也是属于金融行业,区块链肯定能产生价值。

但是现在具体它是真的会有这么大的价值?还是炒作?还是有泡沫?我先不发表评论,大家自己看,随着时间进展,都能看到。我能想到一点,DeFi它更有点像古老的当铺生意,它将来能发展的那一步地步,我没有在DeFi里面有什么深耕,就不误导大家了,既然大家能赚到钱,它就是一个挺好的东西,具体后面怎么样,就交给时间来看吧 。

币安 思思:最近DeFi也特别特别火,几乎前几期全是关于DeFi的,大家对这方面也特别关注。我们言归正传,最近祁总有比较好的Dapp给大家推荐一下?

祁超:我们这个东西也不太叫Dapp了,我们这个应用整个底层它是用区块链做起来,我们会给它做很多的打包。它最开始的时候其实就是有个东西叫Celerpay,我们当时是用它实现了区块链去中心化的延迟和零手续费的转账。

后面慢慢一步步改,上面会有很多很简单很常见的游戏,上面游戏会比较符合美国人的游戏爱好,比如美国的国民游戏,是空档接龙,这个在美国特别特别受欢迎。你小时候玩过空档接龙吗?

币安 思思:我没有玩过空档接龙。

祁超:看来你不是和我们一代人,你还是小朋友哈哈。就是windos自带的游戏有空档接龙、扫雷,这个在美国特别受欢迎。

币安 思思:现在在美国特别受欢迎吗?

祁超:对,这个空档接龙是美国国民游戏,就跟我们的斗地主一样。

币安 思思:我在现实生活中玩过,我们这边叫牵牛牛。

祁超:都是这样类似游戏,你就在上面玩,我们会给你匹配一个和你水平相近的玩家,你们谁赢了,就会把对方的钱赢走。真的很互联网化的应用,你在上边随便挑一个,这个有点像三消类的游戏。就是一种充送活动,为了获取用户我们真的做了很多的努力,很互联网化的一些努力。

在我们上边所有的这种东西都没有延迟,不会像很多Dapp一样,会体验很大的延迟,我们会做很多优化用户体验的东西,我最近也在招人,招游戏运营、产品经理,不断为这个东西做努力,让它变得更好玩,这是举了一下比较好玩的东西。

刚看了几个游戏,我们传统的出入金模式,你这边完全用信用卡、Applepay、VISA卡等等去充值,在这里点一下就是虚拟币,从USD转化到crypto,它会进入到类似钱包,可以直接从钱包里面转币进来,我们现在放的是ETH和Celer,你也可以直接一键买币。

我们现在这个东西在海外是合规,在国内需要等待法律意见,可能这个法律意见短期也不会出,所以我们在国内也没有做特别支持,在海外的appstore是可以直接下载,叫Arcade win。安卓的话可以 去celerx.app。大家可以尝试玩一下,都是挑好玩的游戏,

毕竟是做为一个互联网产品要迎合用户的需求,我们现在放的游戏都是美国人,尤其美国女性比较喜欢玩的,我们之前已经做了非常明确的用户画像,25岁到45岁的美国女性是我们的主要用户,面向这个群体游戏会比较多,可以挑一些你觉得比较好玩的游戏。

我看到有人问,我们现在主要是美国市场,9月份我们会开始印度市场,后面会开拉美市场,这是我们开了法币的地方,区块链用户全球各地都可以用。

币安 思思:全球化。今天的直播就到这里了,谢谢祁总,谢谢大家。

祁超:非常感谢。

币安 思思:也谢谢祁总的T恤,再见,拜拜。

赞赏支持